您所在的位置:柯克新闻网>文化>屠宏涛:在波动的时空中重构山水

屠宏涛:在波动的时空中重构山水

  • 2019-11-08 08:06:07
  • 作者: 匿名 阅读:1065

屠陶虹的《一切都是马》,油画,210×320厘米,2014-2018

2019年9月7日,艺术家屠陶虹的个人画展“时光旅行者”在龙美术馆(重庆博物馆)揭幕。此次展览是继上海龙美术馆(西岸博物馆)之后的首次巡展。展出的30多组作品深刻展现了屠陶虹近十年来日益自由的风格探索和对重新诠释景观时空的宏大追求。

=========

“复杂的挑战”

屠陶虹的奇妙森林,油画,150×210厘米,2015-2016

艺术家涂陶虹出生于成都,1999年毕业于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在他早期的艺术生涯中,他以令人不安的超现实主义“玩偶”奇观而闻名。正如馆长方芝玲所说,这些带有强烈社会叙事意味的人物“令人印象深刻地呈现出一种庄严而内省的社会激情,混合着青年的躁动”。

“屠陶虹:时间的旅行者”展览场地

大约在2009年,屠陶虹的创作氛围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他摆脱了已经成熟的社会叙述者角色,转向画家作为自己的身份,开始关注更宏大、更模糊的时空和景观主题。经过近十年的创作实践,他的目标逐渐从最初模糊的涂鸦中清晰地显现出来——他想在绘画中重述时空结构,建立一个独特的时空视觉系统。

屠陶虹,“你和老树”,油画,120×150厘米,2010

这是一项复杂的挑战,不能通过简单的解决方案或肤浅的解释轻易实现。屠陶虹选择从多年的东西方绘画研究中汲取灵感,引导人们详细而深入地欣赏他看似抽象而晦涩的作品。

时尚芭莎艺术访谈艺术家屠陶虹带你深入欣赏其隐藏而深刻的景观世界和审美思维。

艺术家图·陶虹

=========

"时间和空间——一个必须回答的命题."

“屠陶虹:时间的旅行者”展览场地

集市(Bazaar):这个展览被命名为“时间旅行者”,包含了两个重要的时间和空间概念。你如何理解时间和空间对你艺术创作的意义?

屠陶虹:绘画要用特定的颜色和结构来表达物体,每个画家都有不同的表现方法选择,从而形成所谓的风格。不管是印象主义、未来主义还是中国画,它们都是对世界的某种概括。

对我来说,时空更像是一种认知工具和表达手段。虽然这是一个相对抽象的概念,但我仍然可以在对象中感受到它,并通过它理解和呈现对象。可以说,时空的思考和召唤是我创作的起点。

《屠陶虹的山谷之风》,油画,130×100厘米,2018-2019

屠陶虹对稍微模糊的时空维度有强烈的感觉。他意识到,在当今高度发展的数字时代,曾经单一的线性时空关系已经被消解,迫切需要用全新的图像语言来表达更加复杂和多维的时空。

“今天空间和时间可以带给我们多维的想象,而想象本身可以让人们重新看待和理解事物。我想在图片中描述时间和空间节奏的变化所引起的不安。”艺术家解释道。

涂陶虹的《大墨关水》,油画,130×100厘米,2018-2019

屠陶虹从创作之初就没有试图处理这样一个宏大的主题。在早期创作中,他更注重用奇观视觉语言对现状做出一些即时反应,形成了一套独特的超现实视觉语法。但是大约在2009年,他突然放弃了他熟悉的演讲领域,转而关注风景和历史。

“屠陶虹:时间的旅行者”展览场地

集市:大约在2009年,你的创意取向发生了很大变化。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屠·陶虹:这是一个在更大的系统中从新鲜的个人感觉回到强调自我的过程。我发现很多艺术家,包括塞尚、毕加索等,在30多岁时经历过类似的话题变化,突然回到时空本体进行追溯。我觉得迫切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认为导致这种变化的原因很复杂,但一定和年龄有很大关系。在某个年龄,当人们重新进入更大的视野时,他们仍然必须回答关于他们身份的基本问题——他们来自哪里?去哪里?这是与过去的决裂还是亲近?这些问题不再集中于当前时代,而是贯穿于一个纵向的大系统。

屠陶虹《七贤》,油画,210×640厘米,2013-2017

《格里科的陶虹天空》,油画,30×21厘米,2019年

在纵向宏大的历史语境中,陶虹以山水画的时空呈现为线索,寻求与中西著名艺术家的对话。他从赵孟頫、倪瓒等古代画家那里发现了高远法、平远法等山水画固有的时空处理模式,也从保罗·塞尚、布赖斯·马尔登等现代先驱那里学到了突破古典范式的多角度视角。

屠陶虹,《借用你的语感》,油画,145×180厘米,2011年

=========

“这不是抽象的,而是总结。”

涂陶虹用苍白、辛辣、深邃的笔触描绘了复杂的景观空间,从而形成了一种抽象、混杂的视觉风格。然而,在陶虹看来,他的作品不是抽象的,而是由于高度概括而形成了独特的视觉风格。

图陶虹的《野草中的野木》,帆布油画,150×210厘米,2015-2016

巴扎:馆长芭芭拉·波拉克认为你的创作越来越抽象,但你觉得你总是具体的。你如何解释你所说的具体是什么意思?

屠陶虹:绘画的第一层是图像拼贴。本质是呈现大量具体的视觉信息。然而,这仅仅是由技能表现出来的,没有深入研究。对图像的理解很简单,但不够简洁。比拼贴更重要的是总结我们看到的具体信息。

例如,在《洛神赋》中,我试图解决空间的叠加问题。我结合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崇高、深远和深远的方法,希望将现有的空间处理方法与我正在尝试的方法结合起来。这个演示的视觉效果未知,但对其他人来说似乎很抽象。我想展示的是一般内容,压缩和重组单词。

涂陶虹的《洛神赋》,油画,180×560厘米,2018

《罗申府》是陶虹近年来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可以说,这是艺术家独特视觉语言和主题的生动表现。通过两个清晰的白色节奏点,图片分为三个部分:左、中、右。

左边部分使用崇高的方法来处理空间,而中间部分使用水平和远的方法来创建一个新的空间关系,而右边的大颜色块涂抹与其他两个块相比较,使它们更加灵活,仿佛跳出了二维平面。

屠陶虹的《一切都是马》,油画,210×320厘米,2014-2018

集市:你的许多作品似乎都经历了绘画和涂抹的过程。涂抹的原因是什么?它产生了什么独特的效果?

屠陶虹:大部分是因为愤怒——这幅画坏了。有时候画了一两个星期后,我仍然觉得自己不擅长画画,受不了。然而,人们意外地发现它产生了一些视觉和语言,并与图片的其他部分,如厚度、重量等产生了对比和互动。

当你创作一幅大比例的画时,你通常在正常半米视野中看到的颜色是暗淡的,但是当你回头看时,整体是好的——局部的厚色块与其他浅色部分形成了巨大的对比。这种对比有些是自愿产生的,有些是由愤怒引起的。控制的过程有时确实取决于运气和状态。效果未知,但如果已知,那将毫无意义。

屠陶虹的“红松石1”,油画,130×100厘米,2015

随着采访的深入,屠陶虹的绘画理念逐渐清晰起来。在他看来,绘画的核心思想是概括——通过高度概括来重新描述事物的形式。艺术家不同的泛化方法表现为不同的视觉风格,泛化形成的结构化视觉语言在现实的基础上构建了另一种时空规则。

屠陶虹的乔石,油画,30×120厘米,2016

涂陶虹的《天青与花》,油画,30×120厘米,2019年

“它不是物理叠加,而是由物理符号总结的。我认为这是最吸引人的绘画地方。”艺术家总结道。他不认为他近年来的创作是绘画技巧的实验。作为一个“时间旅行者”,他关心的是从时间和空间的波动角度来概括那些真实的或想象的风景。

“屠陶虹:时间的旅行者”展览场地

展览

展览名称:屠陶虹:时间旅行者

票价:免费

时间:2019年9月7日-10月27日

地址:龙美术馆(重庆博物馆)

重庆市江北区莒县岩广场9号国华金融中心一楼

[编辑,采访者,温/路捷][图片供应/龙美术馆]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哈珀集市艺术系创作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 姚记娱乐网 浙江11选5 pk10注册送58

栏目新闻